閑下來,時光慢了。清晨,一縷陽光,折射在對面樓層的玻璃窗上,一大朵,一大朵的金黃。如同微笑在春風裏的油菜花那樣美麗,一年之計在於春,一日之計在於晨。把每一個清晨,放進一首小詩裏,然後慢慢與歲月咀嚼。

你說春天的油菜花很美,很想約上一個懂你的朋友,去欣賞望不到邊際的油菜花。而我卻癡迷荷,我願意在荷花飄香的季節,與一個懂我的人,相約去看那清香馥鬱的荷花池。但是,我知道此刻只是春的伊始,荷花池的美,只能在我的心裏,在我的等待裏。

春天陽光甚暖。各種花,都在攢足了勁兒地做著準備,等待爛漫開放的時候。一縷活躍的清風,徐徐而來,拂過臉龐,留下一種愜意的暖,在心間流淌。

雖然剛剛步入春天,心卻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地懷念夏天的荷花了。每一個人,心中都應該長出一朵不敗的花。我喜歡荷花,於是她就成了我心中的圖騰,夢中的山鬼。我想不會再有一朵花,能在我心中,眸間開的這麼聖潔恬靜的姿態了!

有人在冬風淩冽裏,靜靜地等春天的桃花,在心頭盛開;也有人會在秋天瑟縮裏,默默地等待一株迎風傲雪的紅梅,在眼睛裏綻放。而我也在等,在這春天的草長鶯飛裏,等待夏季滿池的荷花香,來陶醉我這一顆等待的心。

人活著,很多時候我們都在等待,我們等待努力後的成果,等待季節裏的收穫,就像曾經也執著等待過,等待一個懂我的遠方,蒞臨我的世界。若沒有一顆匍匐等待的心,如何等到今天的你。

等待,是生命的希冀;等待,是心中盛放的花朵;等待,就是你來與不來,我都在;等待,會讓你精神充沛,等待就是讓你孤獨的靈魂有事可做。只有心中藏有美好,那麼這一顆等待的心,就不會枯萎心間。今天,縱然我坐在春光燦爛裏,卻在等待,那些正準備,經過我生命的荷。

一直癡迷於荷花,優美的姿態,婉約娉婷碧波之上。每一次,看到亭亭淨植的荷花圖片,心裏就油然升起無盡的激動,像是遇到了久別重逢的故人,滿目的歡喜。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愛上荷花的,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愛上她?

想必我的前生是一朵蓮,不染塵埃的生存在天地之間,靜美於一池清水之中,就算根植於混沌的污泥,也依然把潔淨的靈魂,開在人間。我喜歡自己活出一種荷花的姿態,有著出塵的思想,用自己最臻美的方式,帶著禪意地溫柔盛放,不去想誰會特意來為我駐足,只願意那個懂我的人,為我留下一次深情的凝眸。

我願意用我優美的花瓣,採擷起一滴清露,收集最美的陽光,多彩如琉璃,輕輕地交付給你的掌心。清風徐來,剔透的露珠,被搖晃落入翠綠的荷盞上,調皮可愛。你問我:“為什麼露珠用上了‘可愛’和‘調皮’呢?”其實,你不覺得露珠在荷葉上搖來搖去的樣子,像一個調皮的頑童,很可愛嗎?

曾經在一首詩裏,有一段描繪露珠的經典句子,記得不太清晰了,只記得大意是,太陽光芒彌漫了整個天空,一滴小小的露珠,可以容納了整個天空的美麗。

而在一支荷的懷抱中,我卻清晰地看到,她擁抱露珠時候的溫柔。在一滴露珠小小的靈魂裏,也看到了世界,看到了她那一種獨一無二的個性和完美。我願我的生命是一支荷,把一顆清然婉美的靈魂,盛放塵世間。